中国首例冷冻人丈夫30年复活等待太难熬仅4年就另觅新欢了

时间:2022-05-10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“因妻子患癌劝说其尝试了‘人体冷冻’技术并承诺50年后再来见她,时隔4年便开启了一段新感情……”

  “将来妻子醒过来,显然必须接纳?好家伙,这是想一夫多妻啊,太不要脸了。这样还有女人愿意跟他,真是无语。”

  最近几天,关于4年前我国首例冷冻人展文莲的丈夫桂军民的新恋情话题,成为网友热议的焦点,并且牵出了一桩4年前的“天下奇闻”。

  2017年5月8日,济南49岁的展文莲患癌去世,她并没有像普通人一样,结束告别仪式后进行火化,最终入土为安。

  生前,她已经与丈夫桂军民商议好了,即便是生命停止在49岁的年纪,也要继续采取措施,想办法在以后活过来,参考国外经验,他们甚深知这个时间可能在30年或者50年之后。

  为此,在这天凌晨四点去世后,早已在医院临终病房等候的实验团队就立即介入,给展文莲接入心肺复苏装置,保证心脏跳动,六七分钟后,带走了她。

  经过了55个小时的冷冻措施后,也就是差不多三天时间,桂军民接到通知,跟儿子、小姨子一起赶到见了躺在低温床上的展文莲最后一面。之后,身上套着保温袋的展文莲身体被冷冻,头朝下脚朝上,被放入负196°C,容积2000升的液氮罐内,成为中国首例接受人体全身冷冻术的人。

  那时冷冻人在国内是首例,但国际上早在50年前就出现了第一例,可惜这具于1967年在美国诞生的全球第一例冷冻人,在50年后的2017年,仍没有成功复活,且迄今为止,全球近百具冷冻人并没有复活先例。

  不过,在妻子展文莲化疗之后,遇到这项新技术的桂军民以及儿子都非常笃定,或许三五十年后,展文莲可以“复活”。

  毕竟,不同于我们日常认知的临床死亡,只是没有心跳和呼吸,但脑细胞以及血液、神经系统还有生命,冷冻的遗体至少在部分体征上属于“活着”。

  在没有任何选择的情况下,有人愿意将逝去的亲人来一次史无前例的实验,还能给你的亲人保留一份未来重生的希望,最后的打算也没有任何损失的情况下,桂军民和家属的选择,估计在任何人看来,都不会太难以抉择,哪怕这份希望非常渺茫。

  作为共同生活了30多年的夫妻,桂军民对妻子的复活有信心,他乐观地预计,少则30年,长则50年,有生之年两人存在重聚的机会。

  作为我国首例冷冻人的丈夫,痴情守望的好男人桂军民也成了小有名气的新闻人物,每隔一段时间,媒体就会找到他,来一次深度采访,让他讲述选择冷冻妻子的初衷。

  报道说,在冷冻妻子后3年多时间里,他几乎除了上班不愿意出门,也不愿意同之前的朋友交往,作为都认识展文莲的老熟人,大家都很惦记被冷冻的老朋友,话题总是不由自主地绕到冷冻上来。

  沉睡在液氮罐内的展文莲,并不是像大家生病住院一样,治疗几天就能见效,说白了,冷冻带来的希望其实是与科技的对赌,赌注就是未来几十年科技能够让人死而复生的时候,你恰好保留了从未死去的人体细胞,留下一份可能性。

  平日里的见面聊天,自然没有什么进展,虽然做出了这个选择,但桂军民并不愿意提及,也很排斥朋友的询问,为此,不怎么喜欢喝酒的他,还“一度拿着酒当水喝”。

  起初,桂军民还经常到冷冻妻子的机构去看看,虽然只是隔着一个巨大的液氮罐,但他却觉得与妻子的距离并不远,而妻子也没有离去,只是沉睡。

  今年年初,济南一家没有再一次采访了桂军民,刊登报道的标题赫然写着“-196℃“冷冻”妻子1345天,丈夫仍盼重聚”。

  出现在媒体视线里的桂军民想必这份期盼绝对是真诚的,就像他自己所说,毕竟一起生活了30多年,万一哪天醒过来,我还要陪着妻子,给她一点一点找补回来睡过去的那段日子。

  为此,桂军民着手整理妻子的相片。存在电脑硬盘里,有空就写几句话,记一下发生的事情,他和家人们的生活经历,“没准哪天展文莲看到呢?”

  再次重逢时,希望彼此还是继续相亲相爱,是桂军民的期盼,只是那份“只管冻不管活”的合约有时让他又很清醒,可能性不大。

  这是年初桂军民的想法,如今到了2021年底,他的想法变化很大,当他被人爆出有了新欢的消息时,这个曾经很痴情的男人倒是没有否认,只是表示“仅是有好感的阶段,恋爱的程度还没到”。

  之所以不再期盼妻子复生,是因为他感到以现在的科技进展,未来30年展文莲复活的可能性不大,而他自己还能不能活三十年都得打个问号,就算活到那时候,也已经80多岁。

  痴情期盼了四年妻子重生后的桂军民,心思又活络了,他觉得应该为自己的当下活着,也会带着新欢去看看旧爱。对于网友的质疑,他不想多说,只是否认凭借着冷冻亡妻获利了。

  “我是个人,也有欲望。我不能傻到看不到任何的结果,还在那死守着。”这是桂军民的原话。